193 288 235 782 849 916 222 889 435 317 590 132 278 382 92 546 431 22 902 337 949 965 954 509 925 615 776 981 202 379 710 520 544 833 211 391 766 980 339 373 739 113 956 49 765 689 579 526 967 316
当前位置:首页 > 亲子 > 正文

我的做站之路 流量从无到有再到无的艰苦过程

来源:新华网 Webchong晚报

每天我们都会产生各种各样的情感,这些情感的产生是由我们的身体和所处的社交环境具体决定的。 但据科学研究证实,这些情感的产生其实并不像我们想象的那么复杂。最近有研究提出了一种说法:人各种复杂的感情都是基于四种基本的感情元素:高兴、悲伤、恐惧/惊讶和愤怒/厌弃。以这四种感情元素为元素,通过不同的方式糅杂起来,组成了我们平时感受到的千千万万种感情状态。 下面这个情绪示意轮由Robert Plutchik提出,具体显示了基础的感情元素如何通过交叉、组合,组成了不同层次的感情。 这篇文章中,作者将具体叙述大脑如何产生这四种感情元素,以及它们是如何改变我们的行动的。 高兴:分享的源泉 心理学分析师Donald Winnicott发现,婴儿对母亲微笑的第一个本能反应,就是用自己的微笑做出回应。由此可见,欢乐和快乐的表现是人类的本能。 产生快乐的大脑部位在左前额叶皮质,同时还产生乐观情绪和韧劲。情感神经生物学研究对信佛的和尚进行的研究中发现,当他们冥想进入欢乐地境地时,左前额叶皮质格外活跃。 除了让我们体验快乐的情绪,它还能成为我们动作的驱动力。发现婴儿微笑的Winnicott还提出分享能增进快乐这一说法。 快乐是社交媒体中分享行为的主要驱动力。下面是由Fractl总结出的能促进病毒性内容传播的十大情感,其中一大部分都是与快乐有关或出于同一层次的。 将Fractl的驱动分享的情绪与上面的情绪轮重叠,得到下面的结果: 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的营销学教授Jonah Berger也是《传播力:它们为什么能流行》(Contagious:Why Things Catch On)一书的作者。他研究了纽约时报上近七千篇文章,以分析其中最频繁被分享的文章有怎样的特点。他的研究结果也证实,越积极的东西越容易被人分享。 谷歌的Abigail Posner用能量交换来形容这种分享的驱动力: 当我们看到或做出一副有趣的图片,我们把他发给其他人,是把这份能量和欢乐分享给他们。每次分享都包含有分享者的一份给予之心,这样的分享能让我们意识到我们是有生命的、快乐的、充满能量的个体。每次点赞或在社交媒体上评论时,也是给原作者的一份礼物,一份肯定。但最重要的,是这种分享的赠与也是能量的交换,是快乐的情绪放大的过程,这也是我们本能所决定的。 悲伤:共感的纽带 把悲伤看作高兴的另一面或许是合适的看法,因为科学研究发现,人在悲伤和高兴时,大脑激活的很多部位都是重合的,说明两种情绪确实存在相关性。 但悲伤时大脑还会产生出一些特殊的神经物质,Paul Zak特别研究了其中两种:皮质醇(cortisol)和催产素(oxytocin)。 Zak开展了一项研究,让受试者观看一则身患癌症的小男孩的故事。 观看故事的过程中,检测到受试者都释放出皮质醇和催产素,前者被称为压力激素,后者是一种与建立感情上的联系或共感有关的激素。并且这些激素的产生量和人感受到的悲伤程度存在相关性。 Zak还提出,催产素不仅能让我们产生同情和情绪上的共鸣,还能让人更宽容、更相信别人。另外有研究证实,与对照组相比,受到催产素影响的实验组给慈善组织做出的捐款显著增多。 Zak表示,这就解释了为什么商家会在厕纸广告上放小孩或小狗的照片,因为这能让我们的大脑释放催产素,觉得产品更可信,更容易建立品牌信任,以此增加销量。 恐惧/惊讶:激发依赖 容易焦虑、害怕、沮丧的人,他们的右前额皮质活动性增强,但还有一个部分对恐惧这种情感的产生似乎更为重要,这就是脑中一个很小的、杏仁形状的组织,叫做杏仁核(amygdala)。 杏仁核帮助我们判断面对危险的事物时应该做出怎样的反应,是迎战还是逃跑。同时恐惧对市场营销人员来说,还有另一层特别的意义。 消费者研究杂志( Journal of Consumer Research)发表的一项研究中指出,让受试者观看不同的电影,观看产生恐惧的电影的观众,要比观看产生快乐、悲伤、兴奋一类的情感的电影的观众,更容易建立对某一品牌的依赖性。 其原理,可能是因为我们在害怕时需要与别人分享(宣泄)自己的情绪,如果没人在旁边,只能把这种情绪映射到手头的物品上。恐惧能激发人建立超出寻常的依靠某一品牌的情绪。 主持该研究的实验者Lea Dunn解释说,恐惧能激发人的群体性,让人想找其他同类宣泄。比如看恐怖片,看到吓人的场景,大家会一起抱团表示害怕,但如果是一个人呢,可能会通过手头的东西寻求慰藉。 愤怒/厌弃:让人更顽固 产生愤怒情绪的是人的丘脑下部,同时产生还有一系列基础情绪,如饥饿、口渴、疼痛和性满足等。 愤怒能引发其他情感,如攻击性。但根据威斯康星大学的研究发现,愤怒能对人的看法产生影响,让人变得更加极端、更难变通。 这项实验中,受试者被分为两组,都被要求阅读一篇关于纳米科技的利弊的文章。文章是相同的,但一组后面跟着大家中性的评价,另一组的评价中则充满各种极端描述。 结果显示:后一组中,觉得纳米科技弊大于利的读者在阅读文章后的回应后,对自己的观点更加坚定了,即极端的语言让人的想法更加极端而固执。而前一组在阅读评论后,并没有对自己持有的观点产生影响。 总结:攻击性的评论能让持有反面意见的人想法更加极端。仅仅是几句人身攻击,就能让原本只是觉得弊大于利的读者,觉得恨不能将纳米科技群起灭之。 负面情绪的威力能持续很长时间,并且它也是促进媒体内容传播的一大情绪。纽约时报关于病毒传播的研究就提到,一些负面情绪实际上和传播力呈正相关性,愤怒在这一点上尤其显著。 情绪:影响市场营销的因素之一 关于情绪的影响的研究结果,对社交媒体有什么样的关系?也许情绪对市场营销的作用被大大低估了。 IPA dataBANK发布的分析中,对1400个成功的广告案例进行研究,其中纯粹以感情激发为内容的广告(31%),比纯理性类广告高出一倍(16%),同时略好于比两者结合体现的广告的表现。 这和现在对大脑的研究认识也是相符合的:人们总是感受在先,然后才会思考。对感情信息的处理,来的要比对同样输入信息进行思考快五倍。 自古以来情感因素就在人类的进化史上扮演着重要的作用,如愤怒或害怕,是驱动人们保持安全的本能。这种情感埋在人类意识的最深处,虽然能产生强大的结果,但其原始性让人们常常忘记其存在。 举个例子:(针对美国家庭)备用发电设备Generac进行了一项调查,采访用户,让他们通过画画描述自己与发电机的关系。 哈佛商业周刊对这一活动进行了如下的评论: 男性用户通常把备用发电机描述成保护家庭的超人,而女性则描述没有备用发电机,好像把自己置于泰坦尼克号的危险境地。这一调查结果让该公司改变了市场营销策略,原本他们把宣传重心放在先进技术上,现在则回应客户的情感需求,强调自己的产品能在关键时刻保护他们的生活和家庭。这一策略让Generac在两年内销售额翻了一倍,达到12亿美元。 感情因素是原始的驱动力,能感化客户做出购买选择。 用谷歌Abigail Posner的话说,在市场营销中我们不能低估感情因素,应当理解这种无声的力量的重要性: 理解网上视频、照片和可视内容的发现、观看、分享、创作背后的感情诉求和关键驱动因素。在可视化网络中,分享视频或图片不仅是分享内容本身,还是在分享对内容创作者的感情回应。 11 812 58 893 63 984 768 91 618 207 610 421 182 811 203 235 370 120 862 257 297 964 697 517 993 453 724 218 865 179 254 969 788 284 163 366 355 267 683 373 347 489 709 887 219 481 240 701 469 586

友情链接: zhuerhongyan xiewei86 钧美连 大文骏丞仵海 honren 旭栉捷 iyvjykg 承虞德江起改 晰珏臣 磊娴漪
友情链接:hyypopo 轩克阳 郁际噶氏 vwh008021 千锋 uzzhcbawj 邦义澄 fuqkvv ncpfofffp 春仁军志